编者注:

文中黑色字体为病情描述,蓝色及红色字体为医师判断,下方为倪海厦老师评语。

前言:

金匮泽漆汤方,自古多不作注解,历代医家往往认为紫参乃紫菀之误,即使医王孙思邈也作此看法,至良方无人能识。直到倪师寻得紫参真品,埋没千年的仲景良方,终于得见天日。

案例一、

2-3-

H.C.男性,38岁,自小有哮喘,鼻过敏和皮肤痒疹的问题。因感冒三周未愈来诊,鼻流清涕,咳白稀痰,入夜或气温下降,则咳嗽加剧,每至清晨四、五点必咳醒,醒后总有一口黄痰。喉咙作痒,因咳甚而痛,口不渴,四肢不冷。平时皮肤很痒,这三周咳剧,反而不痒。问其无汗而恶寒。舌苔白厚而腻,脉浮紧带弦意。

病在太阳表寒,内有寒饮。处方三日份。

2-6-09

2-4及2-5两日,可能因食物不洁,共腹泻十五次,咳更甚,夜晚发作哮喘,清晨四点咳醒,即不能再卧睡。(等同误下,水饮内陷)

查无表证,处方一剂晨空腹服十二粒(此人高大)拉尽后,继服

2-14-09

白天已不咳,前三天睡眠改善,但第四天后,一到晚上十一点开始痒而咳,躺下则咳甚,清晨五点咳醒,不能睡,早上第一口黄痰余皆白痰(水饮又回头)。

查脉不浮,四肢不冷。处方三日份。

2-17-09

诸症善,微咳白痰,偷喝冰饮则咳多。因出差,改以科学中药粉剂,十日份,以除旧日痰饮。

3-17-09

咳愈,喉部偶尔痒,但皮肤痒疹发作,尤其四肢关节处尤甚(也是里病出表,佳候),查舌淡黄湿。仿人纪同学案例年01月13日。近二十年的湿疹处方。后告知改善。

案例二、

B.J.男性,63岁,疑似肺癌(其兄也得肺癌,正在化疗中;姊姊得乳癌),咳嗽超过一年,躺则咳甚,近两周,头巅顶痛,每日下利六、七次,气味腥,肛门无灼热也无痛,体重掉了20磅,胸极痛,患者自觉从肺里痛出来,(肺痛下利此乃紫参汤证也),甚至胸痛彻背(乌头赤石脂丸证),两个月来,无食欲,不觉飢饿,人倦怠,渴不甚,喜温饮四肢冰冷,足尤甚。夜尿三次,白天小便频数,喝水后就想小便,排尿无力,色淡黄,睡眠差,恶梦连连,易醒不易回睡,每日四点醒。人烦躁易怒,手抖(此即手足躁扰)。整日出虚汗,夜则身热盗汗,汗后身极冷(入厥阴,已见阴实,阳不入阴)。

问其病史,自小心脏有杂音,高血压多年,无抽烟史,作资源回收,频频接触化学物质,每天闻燃烧化学物的气体(应是此人肺癌来源),且三年来因家庭因素,每日悲愤(倪师曰:悲伤肺,悲乃诱发肺癌的重要因素,怒则伤肝,不利肺病。)。自觉舌头有灼热感。脉沈细无力,右寸反浮稍大。腹诊:小腹虚,无底力。眼肺区白点有痰块,瞳孔反应肾阳不足。

诊断:肺系重症,肺家阴实,阳不入阴。病入厥阴。

处方:费思量,决定先救心阳,固守胃气,再伺机而动。

合汤药三日份

3-3-09下利减为两次,软、稍成形,体重不再下降。胸背痛减轻,手足回温,胃口增加。舌头有灼热感改善(之后发现,若停服乌头赤石脂丸,则灼热增,续服则减,足证倪师所言,舌为心表。此现象乃心藏营养外泄,阳不入阴之灼热感,若依温病治法,必用滋阴,导致阴实更甚。),咳竟也略减。但身热盗汗,人累,等余症不变。

转守为攻守兼备,方采:

处方

3-20-09

日便三次,臭极,连自己都想逃出厕所,友人在旁说道,她坐客厅都受不了,咳大为减轻,睡眠改善,半夜两点至三点易恶梦惊醒,但已可回睡。停服所有西葯。3-18-09发生胸痛彻背,再服乌头赤石脂丸而减轻,因此嘱其续服,暂不停此丸(乌头赤石脂丸,吞服,并含舌下数粒,缓解心绞痛,仅需三、五分钟,可作急救用,实心脏病患者的必备良葯。)。手足不冷,烦躁除,但盗汗仍未减,。

3-24-09至3-31-09

恶寒,汗出,头项强痛,胸背痛,食欲变差,咳转频,舌苔白厚,脉滑而略浮,处方3-28-09汗出、全身痛、忽冷忽热、头晕眩、胸痛、喉咙痛、咳加剧、痰色绿不易喀出,日稀便2~3次,不恶心,病入太阳少阳之间,处方

4-4-09

恶寒,全身痛、忽冷忽热、头晕眩皆除,已无表证。但半夜即咳剧,但坐不能卧,处方嘱下利止后服红枣粥,并忌盐。随后再服

不料,十枣汤服后,不吐不拉,毫无反应,反而出现无汗、恶寒、口渴、发高烧(F)、身痛、喉咙痛,胸痛,仍咳,夜甚不能卧睡,未敢服。全家人皆劝服西药,老先生力排众议,拒不肯服。

4-7-09其友人代为取药,处方一、嘱汗出烧退后,隔日清晨再服处方二、。果然,4-7当日服大青龙汤后汗出热退,表证罢,但咳甚不能睡,半夜两点半,自行决定提前服用十枣汤,这回剂量到了,拉了六、七回,坐在马桶上不敢离开,人很倦,早上九点后,咳锐减,胸痛轻,终于能睡了。

4-8-09其友人再代为取药,处方

4-11-09患者告诉我,他可能已经crazy了,我问:怎么了?他回答:我平躺时不咳,右侧躺也不咳,但身体一侧向左则咳不停,初以为巧合,履试不爽后,才觉得自己大概中邪了。我笑答:你的描述实在太好了!从容立下处方泻下后,再服泽漆汤加减

4-14-09左侧躺咳减,胃口佳,吸入较顺,胸背痛减轻,无盗汗,手足较温,此后皆以此方加减出入,并服乌头赤石脂丸,脉浮则转方射干麻黄汤,躺下咳增多则用泽漆汤(红大戟仅1~3g)加炮附、细辛,4-21-09告知西医照肺部X光片,一切正常。目前仍继续服用中药调养,过了冬季,应该就可以毕业了。

案例三、

J.L.男性,42岁,2-21-来诊,一个多月前咳嗽,服西药未愈(此举往往易引邪入里,而成坏症。),反而造成胃酸反逆,而且咳嗽加剧,白稀痰,遇冷空气则咳甚,久咳则心痛。四周前开始出现不能平躺,须斜坐四十五度才能睡(但坐不能卧,已是十枣汤证),半夜四点必无法呼吸而醒,平时即有心脏无力的感觉,自觉心脏常打空,好像车子引擎空转,说不出的难受,平躺时,更加明显。常常胸闷、胸痛,(近来已胸痛彻背),偶尔心悸。身上有许多脂肪瘤,靠近左上臂的瘤,按压即引发心脏刺痛。日便三次,散不成形,总有一层油浮在水面,小便淡黄,胃口好,口渴喜温饮,饮冰水则胃痛。晨起精神佳,但易累,头面特别怕风,平时无汗,须锻炼太极拳,才能畅快流汗,手足暖(此人未练太极前,身弱手足冷,诸病缠身,幸得太极明师---吕景海先生指导,并作撞墙养生,才未发心脏病)(此与倪师传授心法不谋而合)。睡前身暖,半夜盗汗后反而全身冰冷。

查其舌苔白腐湿,而舌质暗紫,全身肌肤甲错,易脱大片皮屑,似鱼鳞般,可一片片剥落,异常干燥。左寸脉沉缓,重按无。右脉弦细。腹诊心下痞硬,脐上悸。

虑其心阳虚,虽无表证,未敢骤下十枣汤。嘱先吞服乌头赤石脂丸三十粒,然后舌下含五粒。回家后煎服汤药,送服乌头赤石脂丸。

处方:『红大戟4g汉唐紫参15g白前15g桂枝15g黄芩10g生半夏30g人参10g生姜5片炙甘草10g』生附6g炮附10g细辛10g干姜10g薤白15g瓜萋10g旋覆花10g代者石30g赤石脂15g

2-28-09回诊,

自诉每日泻粪水三至五次,泻时无痛苦,泻后人反清爽,越泻越舒服。胃酸除,心痛彻背几乎没有,心藏打空感只发生一次,呼吸困难发作两次,时间较短,咳仍少许,躺则增多,但已可平躺睡了。

我告知他,处方不变,但将去掉峻下逐水药。他竟然说:拜托别去掉,拉得好舒服啊。

3-7-09

躺下咳少了,平时不咳,遇冷才咳,告知有呼吸中止症,心跳过速,每分钟心跳下,查脉浮弦,原方送服3-7至4-25期间病情反覆,皮肤痒,皮屑多,加麻杏苡甘,口苦加柴芩,胸闷重加薤白瓜蒌,吸入困难加清华桂粉冲服,胃酸过多再放回旋覆代赭,出表恶寒、无汗、体痛、痰白稀则转小青龙汤。曾有两次呼吸不顺,使用了西药气管扩张剂。

4-25-09右侧躺时较不易呼吸,时有喘不过气,处方,利后再服

5-2-09回诊告知,喘不过气,已改善,但躺下则咳甚,无痰,右侧躺仍右不适,自觉改善幅度不如第一次服用。重新审视4-25-09方,发现少开了一味紫参,于是原方不变,加回紫参12g。

5-9-09自诉一切良好,能睡,咳少,精神佳,手足温。可见,紫参确有其效,配合红大戟,相辅相成。

案例四、

2-24-

meiZ.女性,73岁,咳嗽一年多未愈,上背部痛,平时咳白色泡沫痰,只有早晨咳一口黄痰,躺下则咳甚,曾有结扎手术,及肋膜炎积水的病史,睡眠差,每小时几乎咳醒一次,半夜三点醒后不易回睡,服西药肌肉松弛剂则好些(此法与掩耳盗铃无啥分别)。

查第三胸椎压痛,足水肿,手足冷,时常忘记渴水,舌苔白厚而润,质暗微紫,饮食二便正常,夜尿一次,腹诊心下区冷。脉沈弦。

诊断:

处方七天份

3-6-09

自诉日便二至五次,起初三天排出许多黑稀便,之后逐渐转黄,今已是软黄便,不稀。躺下咳减轻,痰少,色白。背痛大减,半夜醒一次,已可回睡。足水肿已退尽,口干,欲饮温水。苔白微厚,脉稍浮。处方转为以除寒饮在肺余邪。

随访诸症善。

案例五、

1-31-09

T.H.43岁女性,自去年圣诞节,咳嗽至今,痰黏稠包黄绿,两天前开始但坐不能卧,平时手足冰冷,昨晚出现恶寒发热交替,无汗,胃口差,头晕,口苦,自觉口臭,舌苔薄黄(来诊之前括过舌苔),十多年便秘,两、三天排一次,不硬,无不适。

先除少阳之邪,处方,往来寒热停止后,再服

2-04-09

自诉一剂药后,果然往来寒热退,再服后腹泻一次,水不多,咳减,痰色转淡黄,但不易出,手足较温,但觉体内冷,口渴喜室温水,饮水多,胸口正中感到冷痛,能睡,但需放两个枕头,查脉沈细,口仍苦。处方

2-14-09

仍需放两个枕头能睡,但被吵醒后,不易回睡,喉痒而咳,无痰,手足不冰但冷,口苦剩下一点,无汗。诊断:

处方

后告知愈。

学生孟超报告5-14-09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治疗笔记:

※暂拟主证:脉沈表解,肺痛或有下利,咳逆上气,躺则咳甚,甚而但坐不能卧。

※泽漆汤方为肺系重症、肺癌、肺积水之良方。

※泽漆汤方适合十枣汤证但夹虚之人。但若确实是十枣汤证,泽漆汤方力道稍弱,不足担此重任,可先下一剂十枣汤,邪去大半后再考虑泽漆汤。

※十枣汤下后,若水很快回头,最好改处,连续攻十枣汤,反而易伤人阳气而偾事。

※畏惧十枣汤之猛烈,可先考虑之方,因为此方相对平和,攻补兼施,服后多无痛苦,顶多排便较多而稀,与炮附细辛合用,水饮去而不易回头。若攻不下,可再下一剂十枣汤。

※若胸痛彻背,与乌头赤石脂丸同用。

※红大戟初用不宜过量,不可长期服;紫参则宜重大,至少12g。

炮附10-30g细辛6-15g『红大戟1-10g紫参15g桂枝10g党参10g白前15黄芩10灸甘草10g』

注:倪师与曹颖甫先生《金匮发微》,皆主张用红大戟代泽漆(红大戟即泽漆之根),验之临床,确有其效。

倪师曰:

腥臭泡沫痰,合桔梗甘草汤(桔梗一两)

痰黄浊,合葶历大枣泻肺汤(葶历子五钱至一两)

痰黄或痰中带血不易喀出,合千金苇茎汤

焦黄烟痰,合皂荚丸

参考文献:

1、泽漆汤方

《脉经?卷二》:「寸口脉沈,胸中引胁痛,胸中有水气,宜服泽漆汤」

《千金要方?卷十八》:「夫上气,其脉沈者,泽漆汤主之」

此方应与紫参汤合参。

2、紫参汤方

《金匮要略?第十七》下利,肺痛,紫参汤主之

3、《本经疏证》:大戟主治为泻脏腑水湿要药,主消水肿,袪痰涎,利大小便,泻痘毒陷。性味:味苦性寒,有小毒。春生红芽,茎高尺许,伤其茎,有白汁流出,根外部赤黄,内白色,(以『易』推知,其性能入肺内之深处)。

老师评语

孟超突飞猛进的实力,让老师十分欣慰,在未来的日子里,要成为一代宗师是指日可待的,这种案例就是肺癌的前奏曲,治疗得当就可以解除病人来自肺癌的威胁,世间只有真正的正统中医学可以做到预防与治疗各种癌症,错误的西医学只会让病人更容易得到癌症,加速病人的死亡速度,温病派的处方,太过温和无力,无法立起重症,上篇中所述的病情,如果这位病人是遇到温病派中医时,只有二种状况会发生,第一就是被温病派中医推给西医去治疗,第二就是耽误病人的病情,一但失去治疗时机,等到连经方家都来不及使用经方救治时,病人就无法回天了,经方绝对可以治百病,但是也要病人提供治疗时机,一但被其他医师延误治疗时机,真的是无力回天了。

汉唐中医倪海厦谨记于年05月18日

大医精诚倪海厦长按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治疗白癜风的方法
北京最好白癜风专业医院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xuanfuhuaa.com/xfhkl/6503.html